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社会保障得到关注——最期待“保障” ,不愁养老工伤
青岛政务网 发布日期 : 2022-03-30
字体大小: 打印

  在3月份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不少代表委员将目光再次聚焦在了灵活就业上,期间也释放出多项“为灵活就业人员提供制度保障和就业支撑”“要给‘骑手们’系上‘安全带’”“让灵活就业等新就业形态既解燃眉之急,又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的信号。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将完善灵活就业社会保障政策,开展新就业形态职业伤害保障试点。可见新就业形态劳动者面临的职业“痛点”已经得到关注,为了保障这一群体的利益权益,国家出了哪些大招?青岛又对灵活就业人员提供了哪些政策和制度保障?

  背景: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

  近年来,互联网经济催生大量新型就业岗位,这种借助信息技术手段,通过互联网平台提供商品或服务,并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去雇主化、平台化特征的就业模式被统称为新就业形态。政府工作报告中透露,今年需要就业的城镇新增劳动力达到约1600万人,多年来最高,高校毕业生1076万,也是历年最高,还有近3亿农民工要有打工的机会。劳动力在增长,需要新的就业平台,需要用市场化的方法来解决就业问题。“灵活就业,规模大、空间大、形式多样、覆盖面广,是稳就业、保就业的重要途径。”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曾表示,目前亟需广开就业渠道,打造就业新增长点,而蓬勃发展的新业态正成为吸纳就业的重要蓄水池。

  2020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的意见》,从5方面提出了14条措施,促进灵活就业,概括为:拓岗位、给资金、给场地、给保障。同时,国家发改委等13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 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明确提出支持微商电商、网络直播等多样化的自主就业、分时就业,大力发展微经济,鼓励“副业创新”。2020年发布的互联网营销师等9个新职业信息,增设“直播销售员”工种,这意味着带货主播也成为正式工种了。

  2021年初,青岛市政府也发布《关于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的实施意见》,围绕拓宽灵活就业发展渠道、优化灵活就业发展环境、强化灵活就业供需匹配、开展灵活就业职业培训、加大灵活就业保障支持等五大方面详细提出16条新政,强化政策和服务供给,推动实现更高质量更充分就业。16条新政包括发展小店经济,支持平台就业,鼓励非全日制就业,规范发展户外经济。同时支持自主创业,包括放宽准入限制,减轻税费负担,提供场地支持。在加强灵活就业服务方面,创建青岛市灵活用工服务平台,强化公共服务供给,设立灵活务工市场。开展针对性地职业培训,一方面提升技术技能水平,另一方面,实施新就业形态技能提升培训。

  现状:游离于社保体系之外

  社会保险是当代中国社会保障制度中的核心,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含生育保险)、工伤保险和失业保险。参保方式可以分为5种:事业性单位社保(公务员、教师等公职人员)、城镇职工社保(工薪族)、城乡居民社保、灵活就业型社保、新农合。在当下,不及时缴纳社保,会错失很多机会,如在当地购房、孩子上学等,因此定期缴纳社保是保障城市生活畅通无阻的首张通行证。然而外卖骑手等新业态灵活就业人员往往都游离于社保体系之外,抗御风险的能力很低。针对他们的劳动权益、社会保障等问题迫切需要逐步完善政策。

  以“蜂鸟众包”为例,记者调查发现,注册骑手时,《蜂鸟众包用户协议》里明确提出,用户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或雇佣关系。发放相关的资金奖励,但该种资金的奖励不属于薪资,不等同于认可了与蜂鸟众包的劳动或雇佣关系。“饿了么”平台公司则表示,在目前的众包服务合约中,众包骑士每天跑单前会缴纳3元服务费,由饿了么平台代为收取,饿了么平台会再支付一部分费用,共同交给骑手所服务的人力资源商,委托其为众包骑士提供劳务管理和安全保障等服务,其中约定由人力资源商为骑士投保意外保险。

  由于平台用工方式的特殊性,难以按照现行确立劳动关系的有关标准认定双方为劳动关系,导致包括外卖骑手在内的新就业形态人员无法纳入现行工伤保险制度。通过一纸“撮合服务”的协议,将双方关系设计为非劳动关系,这不仅令平台责任和成本大大减轻,而且一旦发生事故,平台往往也能置身事外,对于骑手而言,工伤保险缺失,则是隐形“深谷”。国家对此明确:经过前期调研论证,初步提出了职业伤害保障模式,明确开展新业态从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健全灵活就业人员社保制度。

  声音:完善“新赛道”重在保障

  今年全国两会上,有人大代表指出“灵活就业,就有低人一等、不是正经职业的认识”应当作出转变,接受年轻人的自由创新、不拘一格。在就业“新赛道”上,就有两度摘得中国科幻银河奖的95后网文作家,有发布“纯手工复原三星堆黄金面具视频”的B站UP主。可见,“不打卡”不代表“不正经”,灵活意味着无限可能,蕴含着新经济喷薄欲出的新希望。

  在此基础上,加强机制性建设、制度护航才能帮助解决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可能面临的权益损害问题。因此有人大代表提出“规范外包式的灵活用工”建议,包括提高经营外包业务类公司市场准入的资质审查要求,畅通维权解纷渠道。还有的代表建议,要出台适应新就业形态发展的劳动法律制度,完善符合新就业形态从业人员的参保和缴费方法。有代表指出,适时实现年轻人灵活就业在薪酬待遇、住房等基本权益方面与稳定就业者享有同等待遇,从而增强灵活就业者的安全感和归属感,为灵活就业者撑起“保护伞”。

  措施 >>

  7个行业平台单位

  青岛实施商险补贴

  青岛市人社局公共就业人才服务中心就业服务部工作人员于斌向记者介绍,2019年市人社局、财政局发布《关于进一步简化流程优化服务、加快落实就业创业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在传统灵活就业方面,对灵活就业社会保险补贴明确规定:经本市各级公共就业服务机构认定的就业困难人员和离校2年内未就业普通高校毕业生,在青岛行政区域内从事灵活性就业并按规定进行灵活就业登记,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缴纳城镇职工社会保险的,可申领灵活就业社会保险补贴。补贴标准为按照灵活就业人员实际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的2/3给予补贴,每人每月最高不超过500元。

  而在新业态灵活就业方面,为鼓励灵活就业发展,降低灵活就业从业风险,市人社局、财政局、银保监局于2021年出台了《关于实施互联网平台灵活就业商业综合保险补贴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在青岛市行政区域内从事网络直播、网络零售、移动出行等7个行业的互联网平台用人单位,以及依托上述互联网平台的灵活就业人员,购买互联网平台灵活就业商“互联网平台灵活就业人员的商业综合保险拥有保费低、保额高,涵盖责任广,增值服务优等多个特点。符合条件人员每年只需缴纳120元保费,就可以拥有保额高达176万元的保险保障。在灵活就业系统登记并审核通过的,还可以享受每人100元的保险补贴。”于斌介绍,该保险涵盖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意外伤害情况,保障范围十分广泛。

  互联网平台灵活就业商业综合保险补贴实行即时申报、按季度拨付,每季度第一个月拨付上季度补贴资金。符合补贴条件的互联网平台用人单位或灵活就业人员,均可按照流程进行申领。于斌指出,“目前各级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也在积极引导互联网平台用人单位和灵活就业人员参加商业综合保险,以此降低灵活就业从业风险,稳定灵活就业人员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