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货币政策外溢效应 引多国寻找美元之外的替代方案
青岛政务网 发布日期 : 2022-10-09
字体大小: 打印

今年以来,为了抑制高通胀,美联储正以史无前例的速度进行加息。而在持续加息的推动下,美元指数连创近20年来新高,多个非美货币对美元大幅贬值。同时,全球流动性快速收紧,让部分国家资本流出压力剧增。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加剧,也使得美联储货币政策带来的负面外溢效应再度成为市场讨论的焦点。目前,如何逃离“美元陷阱”已经成为多国面临的新挑战,不少国家已经开始加速推进外汇储备的多元化和大宗商品交易的非美元化。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英国国力的下滑,以“英镑—黄金”为基础的金本位制崩溃,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使得美元的“霸权”地位由此确立。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美元不再和黄金挂钩,但美元石油经济体系诞生,让美元继续主宰世界经济。70多年以来,美元作为世界货币,肩负着国际贸易结算的重要作用,这使得美联储货币政策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大大增强。然而,当一国利益与全球利益之间存在冲突时,其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功能必然有所削弱,也会给全球经济的稳定带来风险。美元的走势与美国的货币政策息息相关,而美国的货币政策则是以美国利益为主导,这也使得在美联储进入新的货币政策周期时,会对全球经济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

    以本轮周期为例,新冠肺炎疫情下,美联储通过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救市,其实也是把本国调整的成本转移给其他国家。一些国家在美联储的“开闸放水”后迎来新一轮短期资本流入、本币升值、资产价格上升与杠杆率攀升。而随着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央行收紧货币政策,将会重新面临短期资本外流、本币贬值、资产价格下降与快速去杠杆。值得关注的是,在本周期中不仅一些新兴经济体受到冲击,发达经济体同样深受其害。首当其冲的便是欧元,眼下欧元对美元已跌破平价。同时,英镑对美元不断逼近两年半低位;日元对美元汇率跌至1998年来新低;韩元对美元汇率也跌至2009年来新低。

    在美联储的牵动下,全球多家央行不得不迈入“加息潮”,但即便如此,在美联储如此之快的加息速度下,仍然难以稳定币值挽回跌势。而与美联储背道而驰的日本央行,虽然于上周开始了汇率审查,但市场分析普遍认为干预效果可能不如预期。不仅如此,受美元大幅上行影响,包括德国、日本和韩国在内的不少出口大国罕见地从贸易顺差转为逆差。可以看到,美元的“霸权”地位无疑加剧了全球经济的系统性风险。

    此外,美元正逐步演化为美国对他国实施制裁的重要武器,这实际上也加大了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风险性。目前,全球超过一半的跨境债务以美元计价。在各国央行的储备中,美元占三分之二,这让美国财政部对全球大部分的商业活动都拥有了强大影响力,使其可以通过冻结他国外汇进行制裁。不仅如此,由美元主导的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系统(SWIFT)也沦为美国制裁他国的工具。鉴于SWIFT系统在国际银行间跨境汇兑市场上的垄断地位,美国强制利用SWIFT体系对他国进行制裁,要求SWIFT封锁、限制被制裁国的美元交易。根据美国财政部发布的《2021年制裁评估报告》,截至2021财年,美国已生效的制裁措施累计达到9400多项,比20年前增长了近10倍。

    美元“霸权”的滥用让持有大量美元资产国家的风险大幅上升,这也迫使各国央行不得不考虑重新构建国际货币体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公布的全球外储货币构成(COFER)数据显示,截至7月,美元在国际储备资产中的份额占比已经滑落到25年以来的最低值58.8%,延续了20多年以来的下跌趋势。美元份额的下降是资本向更多元化储备货币的转移。尽管目前美元作为全球“货币锚”的地位依旧较稳固,但面对美国货币政策外溢导致的国际金融体系系统性风险,探索美元之外的替代方案已成为未来国际货币体系演进的必然方向。